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旅游新闻 >

《玩物》:你在用生命兑换什么?

发布日期:2022-09-05 05:49   来源:未知   阅读:

  2009年3月8日韩国女艺人张紫妍之死揭开了韩国演艺圈光鲜亮丽的外衣,露出内里糟污一片的恶臭,在她50多封近230页的遗书里写道:“每当穿上新衣服时,就是必须跟新男人‘陪睡’的日子,一辈子也难逃‘性交易’的梦魇。”

  并透露自己在2005年至2009年期间,被经纪公司强逼为韩国多个娱乐公司高层和一些财阀及政界人士等31名男性先后“陪睡”上百次,有时一晚就要陪10位客人,还会同时陪4位客人,就连父母的忌日,公司也不会放过她,甚至为了更好地服务客人,还给她强行做了绝育手术。

  客人将她当成玩物一般,摧残,折磨,虐待,蹂躏,张紫妍多次被折磨的大小便失禁,最终被迫走上绝路。她反抗过吗?反抗过吧,然后被经纪公司关进小黑屋,被十几个人毒打,她以自己的死亡换来了什么呢?

  在全世界人的目光注视之下,经纪人被判了一年有期,名单上的人毫发无损,甚至连我们今天要讲到的电影《玩物》也是这些财阀投资拍摄的,是不是很讽刺?张紫妍生前是他们的胯下之物,死后还可以为他们再添一桶金。

  一位妙龄女艺人在家中自杀身亡,本来这种事情不仅在韩国,甚至在各国都不少见,警方给出的结论也是抑郁症自杀而亡,但是在她死前发给记者李长浩的邮件里表明自己曾被经纪公司强制要求性贿赂,这位满腔正义的记者开始了他的调查之路,只是郑智熙提到过记录着每次事件详情的日记本却消失不见了。

  他将郑智熙的相关邮件公开,引起了社会的轩然大波,一时间群情激愤,案件也被检察官金美萱提起了诉讼,被告一共有三名。

  正是他最初以一定会出名为饵,诱惑郑智熙签下了一份合同,合同表明,如果她违约就要赔偿30倍的违约金,还需要将活动经费全部退回。年轻的女孩被车政赫画的大饼吸引了,完全无视违约二字。直到进了公司六个月都没有一点工作安排时,她开始着急了,这时车政赫提出,要她去陪某些人吃饭喝酒唱歌,就可以拿资源。

  饥不择食的郑智熙太渴望机会了,尽管不愿意,但还是不得不接受了一次又一次的所谓陪酒,直到陪酒不能满足资源供给时,就需要提高筹码,那就是陪睡。

  她通过一次次陪睡得到了一个又一个的资源,直到她再也不堪忍受这样的屈辱时,才想起解约,但是看着那30倍的违约金,她也赔不起,所以只能再次匍匐在那些需要被贿赂的人胯下。

  如今人人都渴望出名赚快钱,总看着娱乐圈里一个又一个点亮的新星,期待着自己会成为下一个,所以经纪公司的培养计划就这样瞄准了这些渴望成名的孩子。

  一次签约一百个,资源倾斜到一些有背景有实力的孩子身上,一百个人里只要有一个成名的,那经纪公司就不亏,剩下的九十九个孩子就像郑智熙一样,慢慢的熬你,熬到你受不了,那就解约,解约的时候就需要赔偿巨额违约金。经纪公司两边赚钱,那些心怀梦想的孩子呢?要么蹉跎岁月,要么割肉赔偿。

  这位导演在片场临时加戏,而且是赤裸的强暴戏码,在没有经过经纪公司和艺人同意时,打着拍摄艺术的旗号,做着猥琐龌龊的事情。郑智熙本以为经纪公司会为她撑腰,没想到的是导演一个电话,经纪公司就让她躺在了浑身赤裸的男演员身下。

  玄成峰可以算是整个案件被告里身份最高的人了,在他的口中“不过是死了个女人,有什么了不起。”无数的少女被送到他的床上,他根本不需要知道谁是谁,只需要满足自己的需求就好。这位会长,不仅玩,还玩的花,镜头里郑智熙赤身裸体用铁链绑住双手和脖子,像狗一样趴在他的身下,他不仅是睡了一个姑娘,还将这个姑娘所有的尊严都踩在脚下撵的粉碎。

  不知道是语言不通的翻译问题还是侍左君没有看懂,电影里车政赫带着郑智熙与玄成峰见面,还叫来公司的“宝物”高多玲,难道车政赫是想要将高多玲也推到玄成峰的床上?

  郑智熙则主动端起酒杯,一次次的向玄成峰重复自己的名字,侍左君原以为她只是想从高多玲手里抢资源而已,毕竟她主动之后遭到了车政赫的毒打。

  侍左君甚至一度觉得这不就是等价交换吗?你出卖肉体,得到资源,你情我愿的事情,为什么搞的好像很委屈的样子?

  从2003年的《第八号当铺》、《钢之炼金术师》,今年的《被遗忘的时光》,至少都告诉我们一个道理,想要得到些什么,总得付出同等价值的东西。所以在看《玩物》的时候,侍左君甚至觉得,郑智熙既然选择了用身体去换取资源,那么又为什么总是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样子,每一次出场都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

  直到侍左君在查资料时看到一个词,“床替”,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一次次的陪床,换来的资源都由经纪公司分配给级别更高的演员了,她去陪睡,然后人家吃肉她喝汤。

  所以她才会一次次的重复自己的名字,希望被玄成峰记住,希望自己出卖肉体、尊严,能够换来更等价的东西而已。

  只是在陪了玄成峰之后,并没有得到期待的资源,这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郑智熙选择了死亡。

  月上君说了一句“这个女主除了去死,没其他选项了”,侍左君代入了一下,好像确实是没有其他办法了,毕竟从电影的结局看来,法律也是他们的玩物而已。

  电影的最后,判决和现实相差无几,车政赫、崔哲秀两人被判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两年执行,玄成峰无罪释放。

  张紫妍案的最终结果也是经纪人被判一年,她名单上的财阀们全身而退,甚至都不需要出现在法庭。

  《玩物》里,一直在追求公平的李长浩,被人将工作室里的东西洗劫一空,整理的资料、硬盘一夜之间被人全部盗走。官之女,金美萱检察官,凭一己之力为郑智熙追求公平,却被被告的律师当众点出被强暴的经历,要求她回避。

  最终审判的现场,郑智熙的日记终于出现了,被投影仪投放在法庭的幕布上,所有旁听的人看到之后都激愤不已,讽刺的是,一直看似公正的法官,在看到幕布上的内容时,跳起来大喊:“快关掉!”

  法官本应是道德最后准绳的执行者、捍卫者,当他们都失了公正,那还需要什么天平?法律不过是财阀们的玩具而已,就像另外两部根据现实改编的电影《熔炉》和《素媛》一样,韩国的法律还真是总能带给人“惊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