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社会文化 >

太行狡兔——新编第五军孙殿英部抗战征战简史

发布日期:2022-08-17 14:33   来源:未知   阅读:

  抗战初期,为了坚持对日作战,中国军队扩充了一批军、师的番号,其中包括由地方势力出兵编成的五个新编军,我们所熟知的由叶挺、项英指挥的新编第四军就是其中之一。但笔者这回要介绍的,则是和新四军一样长期坚持在敌后的新编第五军,指挥该军的则是曾因盗挖文物而被时人戏称为“东陵大盗”的西北军将领孙殿英。

  孙殿英,字魁元,1889年出生于河南永城,早年靠当土匪发迹,后被直鲁联军张宗昌部收编,北伐战争中又依附于冯玉祥的西北军。西北军在中原大战中战败后,孙殿英部被收编为蒋军第41军,但因为没有自己的地盘而不得不东奔西走,先是参加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后又企图入主甘肃,但不敌当地的马家军军事集团,最后全军覆没。

  全面抗战爆发前夕,在北平支撑大局的第29军军长宋哲元见华北形势紧张,便邀请正在山西当寓公的孙殿英出山,担任冀南保安司令,为他训练一些地方武装,孙殿英对此也十分乐意。1937年7月7日,正当保安队初具规模之时,卢沟桥事变爆发,全面抗战正式打响,孙殿英在一些爱国人士建议下,也打出抗日旗号,并在北平收罗了青年学生300余人。

  没多久,由于作战失利,第29军和其他中国军队被迫从华北前线撤退,孙殿英也带着他那帮部下向冀南转移,由于有宋哲元调拨的500支步援,加上一路上不断有爱国青年和蒋军溃兵加入,等一行人抵达保定时,其部已发展到2000余人规模,分编为四个大队。蒋某某听说孙殿英这家伙又搞起了队伍,没办法,只好给了他一个“冀察游击司令”的头衔。

  由于战局急转直下,保定没多久也失守,孙殿英也继续南撤,在行唐收留了旧部团长焦文典的队伍、在石家庄收留了第33军掉队官兵千余人、到大名会合了张锡珂替他训练的两个保安大队和旧部师长刘月亭的一部分人马,等他们抵达山西晋城时,部队已经滚雪球般发展到2万余人,编为6个支队18个大队。

  1938年春,日军香月师团对晋东南根据地发起扫荡作战,孙殿英部虽然撤出晋城,但经过与蒋军第一战区、山西新军决死纵队和八路军第129师协同作战,最后还是粉碎了日军的扫荡。战后孙部被调往冀南武安、涉县一带,与日军作战颇多,保住了中国军队在黄河北岸的这个据点与后方的交通安全,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卫立煌为此特地表扬了孙殿英一番。

  武汉会战结束后,全面抗战转入相持阶段,当时的黄河北岸地区,八路军与蒋军及其收编的武装防地犬牙交错,形势比较复杂。蒋某某为了争取孙殿英这类非嫡系部队不倒向八路军,便同意将其升级为正规军,并授予其新编第五军的番号,全军辖步兵师、独立团和补充团各两个,共约十个团,但由于只能领六个团的军饷,孙殿英只得宣布每人只能领八成薪饷。

  此后,新五军便一直驻防在太行山南麓的河南林县,防地与八路军第129师冀南军区接壤。孙殿英知道自己是杂牌军,在蒋某某那里不受待见,比如同在豫北的蒋系第97军朱怀冰部,经费就是新五军的好几倍。为了求得生存,孙殿英便对八路军采取示好的态度,双方之间合作颇深,八路军副总司令彭德怀甚至评价说,1940年以前,新五军与八路军的关系是蒋军中最好的。

  地下党员靖任秋,黄埔军校三期插班生,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后从事地下兵运工作,孙殿英进军宁夏期间曾在孙部工作,因此与孙殿英较为熟悉。孙殿英东山再起后,八路军又靖任秋进孙部工作,孙殿英虽明知其底细,但还是对其颇为信任,曾委托其在洛阳为冀察游击支队开办一个教导队,招募了1000多名流亡学生和爱国青年。

  在靖任秋的主持下,教导队的学员当然大部分都加入地下党,以至于第一战区司令部几次强令孙殿英把教导队解散。后来新五军开赴林县时,教导队的绝大部分学员都跑到八路军抗大一分校去了,孙殿英对此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孙殿英的默许下,靖任秋还给八路军敌工人员办了不少新五军的护照,用于在搞些技术器材和医药用品。

  靖任秋抵达林县后,孙殿英任命他为新五军第4师副师长,该师师长则是蒋军派来的康纪鹏,他是大特务康泽的本家兄弟。事实上,孙殿英对自己的部队抓得很紧,可以直接指挥到团,这些所谓的师长、副师长不过是虚职,平时也都和他住在一起,起作用不过是对该人背后的阵营起一个表态作用,算是留个暗中通气的渠道,这也是他作为土匪枭雄的经验之道。

  1939年冬起,蒋军与八路军、新四军在各地均发生军事冲突,新五军虽然采取中立态度,但不可避免的也要承担起收容友军残部的任务。先是河北民军张荫梧部残部在八路军追击下撤退到林县,孙殿英在将他们收容后,还专门派人去八路军那里探个究竟,彭德怀指示回复道:“我们打我们的,你们在一旁看着就行。”孙殿英对此心领神会。

  不久,蒋军第97军朱怀冰部也在与八路军第129师的冲突中被击溃,新五军依旧在一旁围观,只收容了被八路军放走的朱怀冰一人。由于开始被蒋军怀疑“见死不救”,加上此时大环境下中国国内投降派正活动猖獗,新五军与八路军的合作开始日益减少,地下党员、副军长邢肇棠也逃往八路军晋冀鲁豫根据地,靖任秋则被逮捕后押送去第一战区司令部。

  1941年初,蒋军将驻扎在黄河以北敌后的新五军和第27、40军合编为第24集团军,由第40军军长庞炳勋任集团军司令,庞炳勋是孙殿英在西北军时的老同事,喜欢以长者自居,对孙殿英指指点点。孙殿英虽然心中不爽,但却从不表现出来,幸好这两年间日军也没对这一地区进行大规模扫荡,大家平时搞些粮食、抓抓壮丁、打打牌也就过去了。

  1943年4月,日军调集重兵开始扫荡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其中进攻第24集团军驻地的是第1、12师团。21日,日军发起全线团团长张式平指挥部队浴血奋战,但在日军炮火的猛烈轰击下几乎全军覆没。由于邢门口距离新五军军部仅80多里,孙殿英知道当下形势危急,便带领军部直属队1000余人紧急突围。

  时值黑夜,山路崎岖,再加上日军行动迅速,早已封锁住了孙殿英向西突围的道路。孙殿英带着部下在山里像无头苍蝇一般乱转了一圈,最后来到一个叫王家疙瘩的小山村。有人提出,抛弃累赘的大部队,派精干小分队护送孙殿英突围,但孙殿英认为这样其他留下的人多半会惨遭日军屠杀,所以没有答应。

  想到最后,孙殿英只有发电报给重庆,请求予以支援,然而这隔着几千里的距离,重庆方面又能给他什么援助呢?发报半小时后,孙殿英收到了蒋某某的亲自指示“可暂时附敌”,意思是要他诈降当伪军。不管诈降也好,真降也罢,这样做明摆着就是要给孙殿英再加上一顶“汉奸”的帽子,可除此之外又还能有别的什么选择呢?就这样孙殿英最终当了汉奸,此时距离日军开始进攻仅仅四天。

  孙殿英投降后,日军对其待遇倒还不错,投降后的新五军仍称新五军,除原有部队建制保持不变外,还另增编一个师的伪军。在日军的要挟下,孙殿英又被迫劝降了躲在山中的第40军军长庞炳勋,起初这落难哥儿俩见了面还能抱头痛哭,但在一起当汉奸没多久又有矛盾起来。日本人不得不将他们俩分开,其中孙殿英的部队改称汪伪军第六方面军,下辖三个师又一个团。

  在豫北敌后坚持抗战四年的新五军,就这样以非常耻辱的方式结束了其历史。抗战胜利后,这支部队又被蒋军收编为第三纵队,最后在1947年汤阴战斗中被刘邓大军全歼,孙殿英本人则因过去吸食了过多的大烟,而于一年后在狱中去世。